乙肝子宫内感染的影响因素

文章来源:河南省医药附属医院肝病诊疗中心

  乙型肝炎病毒(HBV)感染是一个性的公共卫生问题。据估计,全HBsAg携带者约有2。15亿人,其中亚洲及西太平洋地区分布为1。68亿,我约有1。2亿人,占人口的%左右。在乙肝高发地区,母婴传播是HBV感染的主要途径之一,也是人群中大量乙型肝炎慢性携带者形成的重要原因。

 

  现认为HBV母婴传播的方式有三种:①产前宫内感染;②分娩时传播;③产后水平传播。对于后两种传播方式运用乙肝疫苗和HBIG已基本可以阻断,但对子宫内传播目前的预防措施难以奏效。虽然早已有证实宫内感染的存在,但关于HBV宫内感染内感染机制的,内外报告很少,而且观点尚不一致。因此,阐明宫内感染发生的机制,进而采取的阻断措施,对于乙型肝炎的控制和预防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

  HBV宫内传播的影响因素及其机制

  病毒因素与HBV宫内感染

  由于造成宫内感染的HBV直接来源于母体,对于发生宫内感染的婴儿来说,母亲是其传染源。因此,反映体传播性强弱的指标,如HBsAg状态、HBsAg滴度、HBV含量等是的热点问题。

  关于HBV宫内感染相关因素的表明,新生儿的HBV感染线和母亲血清中HBsAg阳性增加。一方面,HBsAg的存在代表HBV复制活跃,其血液的感染力也很强,因而胎儿更容易受到感染。从而认为HBsAg阳性作为新生儿感染的高危因素可能与HBsAg阳性血液中HBV含量高传染性强有关;另一方面,HBsAg有可能直接参与HBV的宫内传播。HBsAg以游离状态和结合状态(IgG)受体经胎盘进入胎儿血循环。尚未成熟的胎儿系统对HBsAg产生耐受。T对HBsAg的耐受可能使毒性T的功能受损,而后者对于清除被HBV感染的肝是必需的。由于体液需Th的协助,进而体液也受到了影响。因此,HBsAg进入的胎儿血循环,有可能干扰机体对病毒的识别和杀伤,甚至影响特异性抗体的产生,而不能清除来自母体的HBV,从而造成胎儿的慢性携带状态。

  HBsAg是反映传染性强弱的间接指标,HBV才是反映传染性强弱的直接指标。母血中HBV的含量是否也与新生儿感染有关,Burk等人[3]在一项流行病学调查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,发现随HBsAg阳性母亲血清中HBV含量的升高,婴儿被感染的危险性也逐渐增高。在HBsAg阴性母亲中,血清HBV含量高的母亲所生婴儿被感染的危险度高于血清HBV含量低的母亲所生婴儿(OR=19。2),因而者认为围产暴露于的母血HBV是导致婴儿感染的主要的因素。邓新清以HBsAg、HBsAg阳性孕妇为对象,对接种疫苗178例新生儿检测HBsAg与抗-HBs,并检测其母血HBV含量,发现随孕妇血清HBV含量的升高,其新生儿成为持续携带者的危险性增大,导致失败的机会增多。

  唐时幸等的一项,在11例HBsAg阳性孕妇中8例HBV阳性孕妇中8例HBV阳性(72。7%),例抗-HBe阳性孕妇仅1例HBV阳性(。0%),并且血清学检测和分子杂交检测的结果表明HBsAg和/或HBV阳性孕妇引产胎儿的例宫内感染率高于抗-HBe阳性组。进而又从2例宫内感染认为HBV可通过胎盘屏障感染胎儿,或者先感染胎盘组织并在其中复制,再感染胎儿。

  上述表明,母血中HBV含量高,传染性强是造成新生儿感染的高危因素。

  胎盘渗漏学说

  早在1987年,Ohto和Lin检测了32例HBsAg阳性孕妇所产生婴儿的脐血及生后1个月随访时测婴儿静脉血中的HBsAg。结果发现在5例发生宫内感染的27名婴儿的母亲中,仅有2例有先兆早产症状。因而者认为在先兆流产或先兆早产时,由于子宫肌肉的强烈收缩可导致胎盘组织的轻微撕裂,母血渗入胎儿血,因HBsAg阳性母亲的血中,HBV浓度较高,从而少量的母血混入造成胎儿的宫内感染。者进一步指出,如果没有发生胎盘渗漏,母血不能通过胎盘进入胎儿血循环,即使母血中存在高滴度的HBsAg和HBsAg宫内感染也不会发生。门可等的一项病倒对照中,8例发生宫内感染的婴儿中,有3例婴儿的母亲在孕期有先兆早产史,而224例未发生宫内感染的婴儿中,只有6例婴儿的母亲有先兆早产史,其OR值21。8,提示先兆早产是宫内感染的危险因素,结果支持Ohto和Lin的观点。

  胎盘感染学说

  胎儿在宫内发生感染,必然涉及HBV或HBV感染的通过胎盘,因此,胎盘在宫内感染中的作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闫永平等对HBsAg阳性孕妇不同孕期胎盘的HBsAg、HBcAg存在和分布状况进行了。在18例HBsAg阳性孕妇早期HBsAg和HBsAg检测均未发现阳性染色。在6例孕中期胎盘中,有1例HBsAg和HBsAg均阳性。而在62例足月分娩的胎盘中,有21例检出了HBsAg,者认为HBV经胎盘侵入胎儿的主要途径是经血和/或传递的方式而实现的。即母血HBV首先经绒毛间隙和/或感染蜕膜,然后感染相邻绒毛,包括滋养层和绒毛间质,并进一步侵袭绒毛胎儿毛细血管内皮,终感染胎儿。在此基础上,者又用对照方法分析了乙肝病毒宫内传播的危险因素,由胎盘屏障的滋养层(TC),绒毛间质(VSC)和绒毛毛细血管内皮(VCEC)的感染而致的宫内传播的相对危险度比值比(OR)分别为9。113、11。68和43。,OR值从胎盘的母面至胎儿面有逐渐上升的趋势,表明胎盘屏障中TC、VSC、VECE的感染是另一宫内传播的危险因素。

  PBMC感染学说

  乙型肝炎病毒虽主要侵犯肝脏,现已在许多肝外组织器官中检出HBV,近年来,已有证实HBV可以感染PBMC,在PBMC中已检测出多种形式的HBV及其抗原成分。因为在正常或病理妊娠过程中,少量母血PBMC可以通过胎盘屏障,所以HBV感染的母血PBMC可能是造成胎儿宫内感染的另一重要因素。

  Badur对14例生于HBsAg阳性母亲对乙肝疫苗无反应的婴儿进行了回顾性调查,其中4例出生时血清中HBsAg即为阳性,用PCR方法,检出8例新生儿血清中HBV阳性,全14例新生儿PBMC中均检出HBV。同时,对这14例婴儿母亲的PBMC和血清中HBV检测,其中12名母亲的PBMC为阳性,8名母亲的PBMC和血清均为阳性,者认为新生儿PBMC中HBV阳性表明在宫内受到感染。Badur的结果表明,母亲PBMC中HBV阳性可能与新生儿PBMC中HBV阳性存在一定的关系,但新生儿HBV阳性的PBMC是否来源于母亲,尚待进一步证实。

  针对这一问题,门可等对52例HBsAg、HBsAg阳性孕妇的PBMC进行HBV的PCR检测,同时检测其所生婴儿血清中的HBsAg。52例孕妇PBMCHBVDA的阳性率为46。2%,与孕妇HBsAg滴度呈正相关,但与新生儿的HBV感染无相关。因而者认为被HBV感染的PBMC,通过胎盘途径感染胎儿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郑州肝病医院--肝病患者放心的选择

  郑州肝病医院的肝病治疗的坐诊,均为有着几十年肝病临床治疗经验的医学、,他们经验丰富、医德高尚,会根据每一位前来诊的肝病患者的实际情况,提供个性化治疗方案。郑州肝病医院配备了目前际先进的肝病医疗设备,为肝病治疗需求提供准确、的科学检测和数据。

  为方便患者及广大群众更好的了解所患疾病相关信息,医院特别开设在线咨询服务,由肝病在线为您解答肝脏相关疾病问题,如需帮助,您可以在线咨询或拨打肝病健康:

  地址:

  更多关于乙肝传播的精彩文章:

  看看乙肝的传染性有多大

  与男友接吻会把乙肝传给他吗

  和乙肝患者握手也会传染乙肝吗

郑州肝病医院| 医院简介| 乙肝专科| 脂肪肝| 其他肝病| 肝病常识| 肝病保健| 医院地址| 网站地图| 手机版